温洲牌九:三江源头迎来降雪

文章来源:博听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2日 23:40  阅读:4174  【字号:  】

突然,脑门一阵冰凉,原来是我睡觉不老实,头撞上床上的隔板了。嗨!原来正在做梦。如果梦变成了现实我会变成自由人,但也未必就是好事,我还没有自立的本领嘛,麻烦事肯定不少。算了,不多想了-—继续睡。

温洲牌九

首先,我来到了公园。那里的菊花千姿百态、亭亭玉立真迷人。我继续向前走,看到了一片桂树林,在这片树林里,香气扑面而来。在前行就是芭蕉树了,它的叶子像一团团火。那里还有牵牛花,那话也叫喇叭花,因为它的花像一个一个小喇叭,好像大自然的风在不停的吹。

记得上星期天,我们在院子里玩秋千。院子里有两个秋千,我们一人一个。我和王晗刚玩了一会儿,王晗对我说:我们比一比谁荡地高吧!我说可以,我就不信你比我荡地高。然后我们就开始比赛了。

我看着着温馨的场面,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老人,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的画面,我们又何尝不止这样的幸福,可现在,却因为我的任性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,我想起那个家,想起那两个人,此刻,他们是否也和我一样,孤独而无望。

到了校园,我把书包放到抽屉里,我跟好朋友们在楼下玩。一会儿,我又见到了那个老爷爷和他的孙女。老爷爷在跟自己的孙女在说什么,好像在调节呢!他的孙女哭哭啼啼的,好像不想跟老爷爷说话,他们依旧满脸乌云。老爷爷的脸上充满了无奈与不忍。

我知道,今年,这大概是我收到的唯一的生日礼物了。它很轻,几乎没有重量;可又很重,提醒着我:人的一生,有得有失,要勇于面对困难,乐观向上,才能成功。

我脾气暴躁,虽然也讲道理,可还是被班上那群可恶的男生称为母老虎之一,开始我也特生气,真想扒了他们的皮,可后来想想其实也挺好的,只要一传播出去,看谁还敢欺负我,我就不相信他们有胆量跟老虎较量不成?而且我还喜欢跳舞。




(责任编辑:夏侯满)